钢构保温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钢构保温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暑期孩子交给谁管才放心商业托管无监管缺规范搜了

发布时间:2019-10-09 17:05:54 阅读: 来源:钢构保温棉厂家

暑期孩子交给谁管才放心?商业托管无监管缺规范

一个好的托管机构要具备什么条件,这是众多家长困惑的问题。记者日前走访了广州多个托管机构后发现,商业托管机构目前面临着无监管部门、缺乏行业规范的尴尬境地,而公益托管机构则在资金筹集方面困难重重,社区、民办幼儿园也涉足暑假托管市场。

从目前来看,托管机构仍有很大的市场需求。如何调动更多社会资源,让托管服务惠及更多人群?在专家看来,首要的是不要让托管成为“脱管”,需发布规范监督托管行业,在此基础上,可通过减免税收等政策,吸引社会资源进入托管市场。

记者调查

1家长的困惑:托管所不肯签协议

“居民小区里私自设置的托管班是疏散式经营,存在火灾等安全隐患。”李妈妈说,她选择托管所的标准是考察硬件设施,“看装修程度、面积大小、老师资质”等。不过,她更希望学校能设立托管班。

暑假期间,孩子由谁看管?对于双职工家长而言,孩子暑期托管是个难题。对于托管机构的选择,家长更是困惑不少,托管所资质如何,饭菜是否卫生,作业辅导得怎样,能不能签订托管协议等,都是家长要考虑的问题。

“还是送托管所好。”王妈妈曾经把孩子送到托管机构,她认为那里有人辅导功课,有学习气氛,还可以选择是否用餐。但根据她的经验,不能对托管所的辅导功课期望太高,“家长回去还是要再检查,最好能选择一个比较有经验的托管中心”。

事实上,一个好的托管机构要具备什么条件,仍是众多家长疑惑的问题。

“很多家长也曾向幼儿园反映过,希望暑期也开班,但幼儿园却没有给任何回复。”戴妈妈也为此感到苦恼,她和丈夫每日早出晚归,“学校不开托管班,照看孩子的任务就落到了老家的爷爷奶奶身上。”

赵妈妈最担心午餐的卫生和孩子的接送安全问题,但学校周围的几家托管机构,都不肯跟自己签托管协议。“现在的独生子女太闷了,有合格的托管班,孩子就有玩伴”。她支持政府取消无资质的托管班,但也同时认为政府应该针对托管所出台相关行业标准和规范,方便家长进行选择。

2托管机构的尴尬:没有部门监管的灰色地带

一个优质托管机构在法律上是否有相关判断标准?事实上,托管机构既不属于家政行业,也非教育行政管理范围行业。某民办托管机构负责人梁女士直言,去工商部门申请营业执照,并没有托管的选项,大多数机构都登记为教育咨询公司。

托管所挂出家政服务执照

记者走访了广州市内多家商业托管所后发现,其收费并没有统一标准,各托管所都是自行开价,暑期托管为80元/天至110元/天不等,教学内容一般则为辅导假期作业,开展课外阅读,看电影做游戏等内容。民办托管所招聘条件也不高,“幼师或职中毕业均可”,没有对教师资格证有硬性要求。部分提供午餐的托管所,也并没有办理相关卫生许可证。

“托管班不包餐20天报名费2980元,包餐则需要每天再加20元,包括水果餐、午餐和下午茶。”越秀校区某托管机构工作人员傅先生表示,消费对象是高端人群,所以收费较高。他同时表示,餐饮并不在培训机构的服务范围内,提供午餐、下午茶主要是为了方便家长。

据傅先生介绍,以上个月为例,托管班由4个老师照顾7个孩子,包括主教老师、班主任、生活老师和做饭的阿姨,托管老师来自于培训机构。针对意外和突发情况,他们给每个孩子都投了保。

而在天河区龙口西小学附近,一家托管所却大门紧闭,挂出休息的标志。但透过玻璃门可以看到,该托管所挂出的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的名称是“家政服务”。记者致电该托管所后,负责人郑小姐表示,由于暑期托管班只有2人报名,人数不够没有开班。

据郑女士介绍,暑假托管对学生年龄没有限制,托管时间是早上9时到下午5时,一个暑假的费用为1200元,但不包括加餐,临时托管班则是10天500元。“对于为何挂出家政服务的营业执照的问题,郑女不愿过多解释,“家政服务范围很广泛,目前也没有规定托管行业属于哪个部门负责。”

以教育咨询公司之名登记

在广州市越秀区淘金东路的一家托管所,大厅有100平方米左右,四周摆放着桌子沙发和小黑板等物品,中间显得很空旷。托管所还有3间小课室,其中1个小课室内,7个小朋友正看动画片。课室的角落上,一张椅子上堆放着几张棉被。

负责人梁女士说,由于面积不够,棉被是为孩子午休打地铺准备的。“我们有教师资格证的老师有2位,另外2位老师则是在校大学生。”梁女士坦承,这两名大学生并没有教师资格证,“但她们分别为幼儿专业和英语专业,都曾在托管中心兼职过,表现很不错”。

对于托管所是否拥有卫生许可证,梁女士并没有正面回答,只是强调“做饭阿姨持有健康证”。“所有的托管所都是私人的,并没有国家认证的执照。”梁女士直言,“去工商部门备案托管所,也只是用借用教育咨询公司之名进行登记,但这是打擦边球,实际上并没有托管这一项”。

实际上,由于托管所的管理涉及卫生、工商、教育、治安、消防等诸多部门,如今仍无法明确谁是其主要的监管部门,加上法律法规对这个新兴行业的约束也基本是空白,整个行业处于一个监管上的混乱状态。

在梁女士看来,目前托管所处于工商部门和教育部门都不监管的灰色地带。由于托管所缺乏认证标准,托管所其实并不存在正规与否的概念。

观点探讨 1托管机构怎么管?发布规范监督托管行业

从商业托管到公益托管,从学校托管到社区托管,形形色色的托管机构层出不穷。然而,托管期间出现安全事故谁负责,如何保障托管的食品卫生安全等问题,依然是各个托管机构面临的问题。托管机构要怎么管,才不至于“脱管”?

“托管所既不属于教育部门,也不属于工商部门负责,因此政府很难进行监管。”广州市人大代表李志明担忧,托管在所一定程度上减轻了家长的负担,但是也存在收费不规范、食品卫生和安全存有隐患等问题。

“托管所有合法注册就最好了,一旦注册就会有监管。”李志明认为,托管所的最低要求是具备安全的环境,工作人员有教师资质。他建议政府出台优惠政策,鼓励社会机构来加入托管行业,同时发布规范,让托管行业接受有关部门的效监督。

目前,街道居委会也会参与暑期托管活动,但李志明认为,居委会能提供的活动场所毕竟有限,参与活动的志愿者也可能面临人员短缺问题。政府如不进行资金扶持,街道也可能坚持不了长期托管。“免费托管导致经费不足会让托管效果打折扣”。

2如何调动社会资源办托管?减免托管行业税收

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托管机构仍有很大的需求市场。如何调动更多社会资源,让托管服务惠及更多人群,依然是一个值得更多探索和努力的课题。

“父母有时间能够自己带孩子是最好的。”南方民间智库副主席彭澎认为,如果家长是双职工,则面临要么请假自己带孩子,要么让孩子处于无人看管的“放任自流”状况。“暑期小孩安全问题很多,如果送托管所就很好”。

对于社区托管机构,彭澎认为,其属于公益托管,政府很难投入大量资助,也需要家长对其进行补贴。为了让社区托管更好地运营,政府可以对其减免税收,提供场地。同时教育部门、居委会和工商局都要对社区托管进行监管。

“只要是政府办不了的事情,就让社会来管,托管问题应该完全走社会化的方式。”彭澎表示,无论是社区托管还是学校托管还是商业托管,都要看家长自己的选择,“社区托管离家近,小孩熟悉环境。但社区代管人员可能不是专业的老师”。

3公益托管之困:长期资金来源难以保证

作为广州市为数不多的公益托管机构,“大地之子”算是幸运儿。在其他机构面临资金来源紧缺的困境下,它已经连续两年获得了公益创投资金,生存问题算暂时解决。但如何保证长期的资金来源,仍是机构延续的难题。

解决流动儿童托管问题

坐落在京溪的麦地后街拥挤的城中村里,公益托管机构“大地之子”是一幢不起眼的楼房,斑驳的墙壁上挂着几幅各种笔法稚嫩的涂鸦。虽然地方不大,两间加起来也不到60平方米,却是外来务工子女的小天堂。

“城中村环境错综复杂,若是把孩子放养,太危险,若是将他们关在家里,不仅不安全,而且很可怜。”邓良是“大地之子”的创办人,设立这个学堂的初衷,是想解决外来打工子女托管问题。

相比各种暑期托管班的炙手可热,大地之子的暑期显得很清静。“很多家长告诉我,学校又要涨学费了,不得不把孩子带回老家读书。”邓良有些无奈,虽然每年暑假来学堂的孩子都会比平日少,但这个现象今年尤其明显,孩子少了近一半。

大地之子公益学堂现有3位全职老师,志愿者有近300人,这个数字也包括了只有三分钟热度的志愿者。义工阿亮说,一年里,很多志愿者凭借一腔热血来了又走,走了又来。

做流动儿童中最好的教育,是邓良为大地之子设定的目标。但他坦言,家长只把大地之子当成免费的托管机构。

所幸,机构设立两年,邓良还是感受到了孩子们点点滴滴的变化。“流动儿童群体长期被忽略,精神状态容易涣散,性格上也有封闭、贪小便宜的特点。但这些年他们开始变得自主,感觉是一群生命在成长。”

募集资金难度大

对于这个公益学堂而言,目前面临的最大尴尬,是如何保证长期的资金来源。此前,邓良已经连续两年拿到了公益基金每年20万元的捐助,但随着机构存在的时间越长,基金会给予的捐款也会相应地减少。

就在记者采访邓良的前3天,大地之子又幸运地拿到了15万的公益创投资金,但这仅够大地之子维持一年。每月支付房租、水电、办公设备采购、日常运营费用和人工工资等,基金的捐助不足以满足机构运营的需求。

对于今后的资金来源,邓良心里并没有数,“对于我们来说,要慢慢地独立,对于基金会来说,他们也希望我们不要再依赖他们,要有募集资源的能力”,但募集资金的难度很大。

如果募集的资金都用完了,又没有新的资金补充进来,公益托管还办下去吗?邓良说,到时候只能通过志愿者募集每月1000块钱的场地租金,自己和其他老师则会找份工作,利用下班时间来陪伴孩子。

“我们正在探索是否向其他群体开展服务,收取一定费用。”邓良说,随着机构的发展,已经积聚了不少有水平的教育研究者参与进来。他希望让其他孩子也能感受大地之子的教育方式。

在邓良看来,免费模式很容易被家长扣上“爱心泛滥”的帽子,这样一来,他们难免会质疑机构的专业性。“家庭和社会都负有教育孩子的责任,有能力的家庭出钱,需要帮助的家庭则由社会资助,不同的群体的孩子融合在一起,对孩子健康成长更有好处”。

4社区托管的探索:引入专业机构收费低廉

与商业托管机构每天80元到150元甚至更高的收费相比,白云区三元里街走马岗社区新开立的暑期托管班,目前仅收取50元一天的费用。托管班依托社区街坊中心的活动场地,请来专业教育机构,以低廉收费进行运作。

8月伊始,白云区三元里街走马岗社区居委会开设的暑期托管班终于开课。虽然已是暑假中期,依然吸引了12名孩子过来体验。课程安排颇为轻松,上午两小时的上课加辅导,下午则是编织丝网花、美术、书法等文体活动。

负责筹建托管班的走马岗社区主任李顺雄说,考虑到托管教育的专业性,他们选择了有教育资质的商业机构进行合作。社区提供活动场地,从中不赚取任何费用,但会尽量压低第三方机构的收费价格。

托管班的费用为一天50元(包含午餐),与商业托管机构每天80-150元的收费标准相比,仅为一半左右。此外,辖内居民可以打6折,社区也考虑给低保户免除费用。

这样的收费对社区居民是否有吸引力?带着两个孙子过来的胡爷爷认为合理。胡爷爷习惯每天早上出去爬山,但由于要给孩子做午饭,不得不暂停自己的活动。“孩子在家里只爱看电视,怎么督促他们也没用。如果不是由居委来办这个班,我们也不放心送他们过来”。

中午时分,孩子来到中心楼下的社区长者食堂用餐。这个食堂两年前由社区与第三方机构合作,为辖内行动不便的孤寡老人提供送餐服务,只收取成本费,其余人工、水电费由政府买单。

“原本就有这个服务基础,我们把它延伸到托管服务中,对孩子家长来说都方便。”李顺雄说,居委对食堂用米用油的进货渠道有严格规定,他也会每天到食堂检查卫生情况。

有活动场地,有饭堂基础,走马岗暑期托管班看似因为具备了条件和优势才进行得如此顺当。这是否就意味着那些先天不足的社区不能办托管?李顺雄认为,非也。“社区不能被自身的条件束缚,反倒可以更多地链接和利用周边资源。比如相邻的社区之间也可以进行资源共享,优势互补”。

5幼儿园办托管:民办园机制更灵活

民办幼儿园办的托管班,也是家长托管孩子的选项之一。8月开始,海珠区的米兰幼儿园开设了托管班。幼儿园的200多个孩子中,有30多个孩子选择了留园托管项目。暑期托管的内容和平时上学并没有什么不同,幼儿园老师会开课外课程,也会给孩子复习以前的功课。

据米兰幼儿园的高老师介绍,暑期托管班会增加幼儿园的开支,比如老师的社保等,但只是“相对增加”。由于老师工资和幼儿园收入有关,如果暑期没有收入,老师的工资就低。办托管班后,幼儿园也会有一定的收入。

“收费标准都会报物价局备案,暑期托管一月会比以前收费上浮10%。”米兰幼儿园工作人员黄小姐介绍,暑期托管每月1400元,比平时高200元左右。幼儿园有200个孩子,今年暑假有30个左右的孩子选择留园托管项目,“人不多,一个班可能只有几个孩子留园。”

长期从事幼儿教育的沈老师认为,相比于公办幼儿园,民办幼儿园机制灵活,自负盈亏。从经济效益考虑,只要有足够的生源,都可以选择开设托管班。

事实上,对于很多家长而言,如果幼儿园等公办学校开设托管班,他们会更放心。

“公办幼儿园的老师在暑期会放假,开暑期托管班的话,要给老师加班费,这会加重学校的开支。”在米兰幼儿园教师高老师看来,公办幼儿园并不为开学的生源忧愁。“教育部门并没有一个硬性规定让幼儿园暑期办托管服务,只是建议进行自我调休和开班托管服务,因此一些幼儿园也选择了放假。”

一所公立幼儿园负责人则坦言,公立幼儿园对教师要求较高,只能利用假期对教师进行统一集中培训,选择暑期放假则让老师有休息充电时间,为下一学期做准备。此外,选择暑期进行维修的公立幼儿园也比较多,并不适合办托管班。(记者 昌道励 见习记者 黄玉瑜 实习生 赵一菲 策划:谭亦芳)

2011挂历台历批发

轨距尺数显轨距尺品牌

代理饮料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