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构保温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钢构保温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解放军试飞部队直面死神的蓝天探路者

发布时间:2020-03-04 06:29:47 阅读: 来源:钢构保温棉厂家

解放军试飞部队:直面死神的蓝天探路者

文/特约撰稿 何审洹

近期,解放军空军试飞员的感人事迹在社会各界引起强烈反响,人们在被他们的献身精神所感动的同时,也对解放军试飞部队这个神秘的军种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这支年轻而又神秘的军队有着怎样的成长历程;为什么经过61年的发展,这支军队的规模还那么小;究竟什么样的人才能成为这个部队的一员;他们的工作状态又是什么样的?

部队特点:人数不多 功勋卓越

在航空工业领域,有这样一种共识——试飞试验同设计、制造并列构成了航空工业的三大支柱。由此可见,试飞在飞机研发过程中的重要性,一般飞机的研发如此,战机——这一关系到国家空防安全的利器——就更需要试飞来保证其部署到部队是安全可靠的。在我国空军编制里就有着这样一支试飞部队,它为所有我国自主研发的战机发放“准生证”和“上岗证”。

说起这支试飞部队,它的“先驱者”其实只有3个人。1952年,为了满足抗美援朝的作战需求,在“三无”(无试飞条件、无试飞经验、无试飞队伍)的情况下,3名空军飞行员临危受命,仅用9个月,就把数百架飞机飞上蓝天、送上“战空”。由此,开创了空军试飞员的先河。随后几年,空军试飞员大多还是由空军中优秀的飞行员“兼职”,直到1959年,随着“国防部第六研究所”的成立,专业试飞员的培养工作才正式展开。1974年,全军第一个也是惟一一个承担国产新型飞机鉴定和科研试飞任务的空军试飞团在中国西部小城——阎良正式组建。此后,以空军试飞团为“大本营”,解放军空军试飞部队开始走向正规化发展。目前,解放军空军试飞部队已由当年的3人小组,发展到目前包括试飞团和各基层的试飞大队在内的百余人。

从1952年至今的61年间,空军试飞员承担了中国航空武器装备90%以上的试飞任务,几乎所有现役的“战鹰”都是由空军试飞员试飞后,才装备部队的。更详细点说,29种飞机、50个型号的新型鉴定和科研试飞,350多项机载设备的国家级鉴定试飞和适航性合格审定试飞,1168项试飞勘察项目和1000余项重大科研任务,这些都是由空军试飞员来完成的。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这每一个数字都是试飞员用汗水甚至是鲜血换来的。61年间,空军试飞员遭遇空中险情3000多次,成功处置重大特情400多起,为国家挽回直接经济损失数百亿元。61年间,空军试飞部队共有27名试飞员血洒长空,将自己的生命献给了挚爱的蓝天。

或许看了上面的那几组数据,大家还会有疑问,既然试飞工作这么繁重,这么重要,为什么人又这么少呢?其实,这一切都源于试飞员这一职业的特殊性。

说起试飞员,大家第一反应可能就是他们就是飞行员。其实二者之间还是有很大区别的。曾有人这样形象地描述过二者之间的差别:如果说民航飞行员是豪华“大巴”的司机,空军作战部队的飞行员就是“F1”赛车手,那么,试飞员则是尚未完善的“F1赛车”的试驾者,他还不仅仅是单纯的试驾,还要熟悉这个“赛车”的各个方面,以便找出不足并反馈给“赛车”的设计者,有时还要根据亲身体验提出修改意见。也就是说,试飞员不仅要有飞行员娴熟的飞行技术,还要精通飞机设计的各个专业,无论是气动外形、动力装置,还是信息技术、自动控制、航空电子等无一不包括在内。只有精通这些知识,他们才能参与到飞机的研究设计工作中来,更好地完成试飞任务。同时,飞行员包括战机飞行员飞的飞机都是成熟的定型机,性能稳定,安全系数高,而试飞员飞的都是从未飞过的新机,究竟性能如何,谁也无从所知。每型战机列装前,都要完成1500至4000架次的飞行试验,而一架新机从首飞到定型,试飞中平均17分钟就出现一个故障。而这每一个故障都可能对试飞员的生命构成威胁,这就要求试飞员还要比飞行员有着更强大的心理素质。所以在飞行界业有这样一句话:一个试飞员必是一个优秀的飞行员,但一个飞行员不一定能当得了试飞员。另一方面,由于战斗机试飞员试飞的都是事关未来国家空防安全的最新型战机,这也在某种程度上决定了空军试飞团的试飞员培养的极端机密性和特殊性。

正是上述这些原因,从某种意义上决定了空军试飞团的试飞员只能是一个“小众”的职业,而这种“小众”又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试飞员的选拔必定是极为严格的。

人员培养:精挑细选 厚积薄发

目前,空军试飞部队的人员主要是从现役飞行员和航空院校毕业生中挑选,其中现役飞行员占绝大多数。2006年,空军试飞部队曾在全军范围内遴选过一批试飞员,当时全军近300名优秀的现役飞行员报名接受选拔,最后只有12人进入候选名单。随后又经过一轮筛选,最后的名单上仅剩8人。这8人选拔时均有本科学历,飞行时间均超过800小时,平均年龄28岁。此后两年,他们在空军试飞团顶尖试飞专家的带教下,每人完成了包括歼-10在内的二代机、三代机、运输机等7种机型,近千架次试飞驾驶技术培训;通过了西北工业大学飞机总体设计等27门1135小时理论课程,并获得西北工业大学的工程硕士学位;进行了数百小时直升机等4种模拟器模拟飞行;参加了空军航空医学研究所的体能、心理等航空医学专项训练。至此,这8人才算是最终跨入试飞部队的“门槛”。

不过即便进了试飞部队的“门槛”之后也不等于就能松口气了。一架新型战机从预先研究、方案论证到设计定型、形成装备一般需要经历10~15年的时间。在这个漫长的过程中,试飞员几乎是全程跟踪、全程参与。这就要求试飞员在完成试飞任务的同时,还要花费大量的时间进行知识的更新,不断学习和深入研究航空技术的发展趋势和最前沿的技术成果,积累和丰富对新技术的认识和应用,以便在新型飞机的设计和研制中发挥更大的作用。在试飞部队每个试飞员的宿舍里,你都可以看到这样一幅“盛景”:各种飞机资料、图表从地上一直码到窗台,有的甚至码到屋顶。这些海量信息不仅需要试飞员了解,有些关于检查程序、意外情况处置程序的内容还需要他们熟记在脑,这样他们在危急时刻才不会慌乱,甚至能条件反射般做出应有的反应。所以说一名试飞员的“养成”绝对是一个厚积薄发的过程。

工作性质:精益求精 追求完美

其实,不仅试飞员的“养成”是一个厚积薄发的过程,就连试飞员的工作状态也可以用厚积薄发来形容。

一架新型战机在设计之初,试飞员就要开始参与其中。首先,他们会根据一个飞行员的经验,对新型战机的设计提出最实用性的建议,尤其是座舱的布局等方面,这个时候没有亲身飞行体会的设计人员就要尊重试飞员的建议。例如,歼-10战机的手柄、油门杆等,都是试飞员用橡皮泥捏出一个模型直观地呈现在设计人员面前。而随后飞机在很多方面的设计也是根据试飞员模拟以后得出的感觉不断地进行调试的。曾经有航空方面的专家表示过,“一般来说,我们按规范设计出来的飞机是不可能马上飞的,30%的东西是需要试飞员在地面模拟。”这个模拟就是指飞行控律设计环节。在这个环节,试飞员要进入一个用来模拟飞行状态的改变的飞行品质模拟台。在这里,试飞员就像一个“传感器”一样,通过模拟飞机的飞行,把最直观的操纵感觉和数据反馈给设计人员,然后不断地修正、优化。有时候,试飞员在品模台上一待就是十几天,按照设计人员的要求反复演练,一个飞行试验科目,往往要做上百次,就这样反复的试验,反复的调整,直到找到一组最佳的数据为止。

而当一架战机从设计图纸变成实物的时候,试飞员也要迎来一次对其技术和心理的双重考验——首飞。面对从没有飞过的战机,谁也不能保证这么大一个“铁家伙”飞出去,还能飞得回来。对于试飞员而言,这次起飞也可能就是永别。因此,新型战机首飞时都会成立“首飞小组”,对试飞员进行封闭式训练。这期间,试飞员每天都要坐在真实的座舱里参与飞机“状态”调整的实验。系统联试、试车、滑行,每出现一次异常情况,都要经过繁杂的故障复现、故障机理判断、排除故障、再次试验的过程,尽可能地保证首飞的成功。

首飞成功后并不意味着试飞员就可以功成身退了,随之来的长达数年的对飞机的各个方面的试飞都离不开试飞员的亲历亲为。

一般首飞成功后,飞机就要进入功能性试飞,就是检验飞机系统功能是否能够正常实现,确保装上飞机的设备都是安全可用的。飞机的零部件有大小之分,却没有重要和不重要之分。一个钩槽微米之差,可能造成起落架放不下的重大险情;一个垫圈强度略小,可能造成飞机漏油和发动机起火。而所有这些有可能发生的隐患都需要试飞员通过飞行去及时发现并反馈给设计人员。

如果说,功能性试飞是将飞机可能出现的隐患“扼杀”在摇篮里,那么随后的性能试飞就是要试出飞机在各个方面的边界点,也就是每一架飞机所能达到的极限,而这就要求试飞员常常要在边界边缘飞行。速度边界、高度边界、迎角边界、武器发射边界、环境条件边界……而这个边界值究竟在哪个点上,这需要试飞员从一个点开始一点点慢慢扩散,进行多次试验,最终找到边界点。在这个“寻找”边界点的过程中,每一步的操作都要达到精准,因为任何一点点偏差都有可能造成严重的后果。

工作心态:直面死神 淡定从容

熟悉航空的人都知道“失速尾旋”、“空中停车”、“最大过载”这些被国际飞行界划为死亡禁区的专业术语:世界上失事的作战飞机41%由尾旋导致;空中停车指飞行中因发动机发生故障停车而失去动力;最大过载指飞行设计上能承受的最大载荷,该试飞项目极易导致飞机空中解体。但就是这些常常是很多优秀的飞行员都闻之色变的危险却是空军试飞员在试飞过程中要经常面对的科目。也正是由于空军试飞员工作的高风险性,世人常常称他们为“和平时期离死亡最近的军人”。或许有人会说,飞机上都有弹射系统,在危急时刻一按按钮,弹射跳伞、弃机保命就是了。但在我们的空军试飞部队的试飞员看来,战机的“安危”肯定是排在自身安危之前,是要放在首位的,要尽可能地做到人在机在。对试飞员来说,每架新战机是几代人的心血,是国家上亿元的财产,一旦掉下来,失去的很可能就是一代战机,即便是拼了命也要把它带回来。

在国外,试飞员在首飞一种新型飞机后,作为一种终身荣誉,就不再试飞同型号的飞机,并且可以获得享用终生的丰厚报酬。但我们的空军试飞员从来没有这种概念,往往完成首飞后,还会继续在该型战机上完成一个又一个试飞项目。根据试飞部队目前的规定,一名战斗机试飞员一般48岁就要停飞了,最高特批到50岁,运输机试飞员可以飞到57岁。在他们长达20多年甚至30多年的试飞生涯中,每个人都要经历几回“鬼门关”的考验,但在试飞员的人生字典里没有“害怕”二字,他们有的是经历过生死之后的淡然。在试飞员看来,试飞就是他们的工作,虽然危险高了一点,那些故障和风险只是他们工作中的一个常态,而他们的要做的就是解决这些危险,让以后的战机飞行员不会遇到这样的危险,即便遇到了也知道怎么处理。所以人们常说,每一架新战机的使用手册都是试飞员用鲜血换来的。

有人曾用这样一句话来赞美二战中的英国皇家空军飞行员,“从未有过如此多的人从如此少的人身上获得如此大的好处”。其实,这句话用来赞美解放军空军试飞员对中国航空事业、中国空防建设的贡献同样完全适用。正是解放军空军试飞员发扬不怕苦、不怕死的献身精神,近年来,先后完成歼-10、歼轰-7、某型发动机、空警-2000、空警-200等试飞任务,为中国跻身于信息化、体系化发展航空装备的国家行里作出了卓越的贡献。

钢琴型号

铜钵

西安钢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