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构保温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钢构保温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南京虐童养母被提请批捕生母前往检察院求情

发布时间:2020-03-20 10:17:12 阅读: 来源:钢构保温棉厂家

11日,南京,张传霞和丈夫带孩子去街道办,希望政府能帮忙解决孩子的居住问题。

昨日,南京市人民检察院官微发布,4月12日,南京高新技术开发区公安分局以涉嫌故意伤害罪,向浦口区检察院提请批准逮捕李征琴。

4月3日,有网友爆料称,9岁男童小磊(化名)被养母虐待。两天后,南京警方查明,小磊因未完成养母李征琴(50岁)布置的课外作业,被养母用抓痒挠、跳绳抽打及脚踩,致双手、双脚、背部大面积红肿。法医初步鉴定构成轻伤。4月5日凌晨,李征琴被警方刑拘。

昨日下午,小磊的生母张传霞前往浦口区检察院“给表姐求情”,被控制的李征琴是她表姐。

张传霞向检察院人员介绍,她家经济条件不好,为了给小磊一个好的教育环境,3年前,她将6岁的小磊送养给表姐,双方办了领养手续,小磊在南京生活学习。

张传霞称,她知道表姐离婚,其孩子也没和她一起生活,不知道领养小磊不符合法律程序。

张传霞认为,希望表姐能早点出来,“孩子能回到一个完整的家庭。”

工作人员询问小磊是否想和养母生活、留在南京上学时,小磊点头称是。

工作人员向张传霞表示,案件还在审查中,之后的工作会听取孩子的意见,结果出来后将通知张传霞。

虐童事件发生后,小磊被张传霞带回了老家安徽滁州。清明节后,小磊又回到南京读书。目前,小磊和亲生父母在浦口区民政局的帮助下,在学校附近的宾馆居住。

昨日,浦口区民政局副局长吴女士表示,在收养关系没有解除前,小磊的养父母仍承担监护责任。

(新京报)

■对话动机

小磊的养母李征琴被警方刑事拘留后的一周,生母张传霞带着小磊暂居在学校附近的宾馆中。看着孩子“闹脾气要妈妈”,张传霞无奈、愧疚,也困惑。她想不明白,在农村里常见的家长打孩子,到了城市,就变成了违法。

一睁眼就要务农的张传霞发愁,如果收养关系解除,在南京生活了3年的小磊,极有可能再回到安徽老家的小山村,“给孩子一个好生活,改变命运”的梦想就随之破灭。她更害怕,喊她“表姨”的亲儿子难以回到过去。

新京报记者刘珍妮江苏南京报道

警察给我看照片,我心疼

新京报:你是什么时候知道孩子被打的?第一反应是什么?

张传霞:4月3日,网上爆出来了,南京的警察也找到老家了,我才知道孩子被打。警察给我看照片时,很心疼。所以我连夜包车到了南京,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新京报:你了解的情况是怎样的?

张传霞:后来知道孩子因为撒谎被表姐揍了,我也理解。当时我和警察说,小孩不听话,被家长揍了,不要紧的。

新京报:你见到孩子后,有没有先处理孩子的伤?现在孩子身上的伤情怎么样?

张传霞:现在孩子的伤都散了,只有一些轻微的印子。孩子受伤后,警察也带着去过医院,我们后来看见是皮外伤,缓了两天好一些,就放心了。

新京报:李征琴被警方提请批捕了,这件事已经不是家事,你表姐触犯了法律。

张传霞:记者告诉我了(被批捕的事),触犯了什么法律呢?我也不懂。打小孩在农村很正常,我从来不知道会犯法啊。

新京报:孩子调皮,家长打两下很常见,可孩子那是伤痕累累啊。

张传霞:我也有两个小孩,孩子不听话家长情急都会打,但更多时候我们顾不上管,一睁眼就下地干活,从早到晚。

新京报:有网友爆料,孩子不是第一次被打。

张传霞:我问过小孩,儿子说妈妈只打过他这一次。平时表姐从没说过会打孩子。这次出事后,我没见到她,也没法问为什么(打孩子),我也是母亲,猜想肯定是孩子撒谎,她失控了。

希望过继的儿子能改变命运

新京报:怎么会想到把孩子送给表姐抚养?

张传霞:家里负担重,没条件给孩子更好的教育。孩子6岁那年,表姐回老家探亲,我提出来把我家小三子(小儿子)过继给她。我知道她离婚了,重组了家庭,自己孩子也不在身边。她也喜欢我儿子。

新京报:你的两个孩子都养大了,再抚养一个负担很重?

张传霞:我和爱人都务农,在老家种树苗,三亩地,收成好时,一年能赚一万多块钱。大儿子读完初中就去打工了,二女儿还在读书。一想到将来读高中、上大学,俩孩子费用很大,以我们的条件是供不起的。

新京报:对小儿子抱的期望比其他两个孩子更大?

张传霞:如果耽误了,父母会觉得很对不起孩子。希望我两个小的(孩子)都能读大学,改变命运,不要再像我们一样务农、打工。

新京报:你老家的民政局说李征琴的收养手续不合法。

张传霞:我也不懂,她身边没有小孩,我想把孩子过继给她,这过去在农村很普遍。表姐决定领养孩子时,我还担心她过两天会送回来,所以提出要找公家办个手续。

新京报:孩子被带到城市生活,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张传霞:孩子以前在农村学习习惯不好,他基础差,到南京后,表姐一家还送孩子先读了幼儿园。我也经常来看他,他有自己独立的房间,家里环境好。孩子字写得工整,听表姐说,成绩在班里的中上。离开老家时又瘦又小,到南京长高了,白白净净。

表姐曾说“别的孩子有的,我孩子都有”

新京报:在你眼里,表姐是怎样的人?

张传霞:直来直去的人,不会撒谎,做事情讲道理。她和我一块长大,从农村一点点奋斗出去。过年过节都会回来,见到表姐妹们都会拥抱,我们很亲近。所以我才会把孩子交给她,没有血缘关系,我是不会把孩子送养的。

新京报:据你平时的了解,她对孩子怎么样?孩子会怎么评价养母?

张传霞:表姐平常对孩子很好,孩子也觉得妈妈(养母)对他好,他还想和妈妈生活,留在南京上学。

新京报:对于养母打他的事呢?

张传霞:孩子说是因为他不听话,他不怪妈妈。

新京报:出事后,你有没有联系过孩子的养父?

张传霞:没有联系过他养父,在派出所见过,他说表姐平常待孩子很好,我也没多问。

新京报:什么细节让你认为她对孩子很好?

张传霞:学校里别的孩子喝到一种牛奶,孩子回家告诉表姐,她就会去买。表姐曾对我说过,“别的孩子有的,我孩子都有”。

新京报:你觉得表姐打孩子这种教育方式合理吗?会不会给他身心带来伤害?

张传霞:这在农村挺常见的,也没觉得会造成多大伤害。

新京报:在你看来,对孩子成长最重要的是什么?

张传霞:给孩子好的环境、好的教育吧。我给不了,表姐有条件,能给孩子这些。

我们没尽到父母之责

新京报:出事以后,你和孩子相处得好吗?他怎么称呼你?

张传霞:叫我表姨,他一直喊着要妈妈。孩子不习惯和我在一起,不让我给他洗澡,鞋子都不让我换。我给他买衣服,孩子不要,说“我家有两大包衣服”。

新京报:听他叫你表姨,心里会不会难受?

张传霞:有时候也掉泪,但只要他能有一个好的未来,我也认了。

新京报:这两天他有什么变化?对你说得最多的是什么?

张传霞:给孩子的影响很大,他每天都没精神,不爱说话,总哭闹,觉得是因为他,妈妈(养母)才被抓起来。和我说得最多的就是问我“妈妈什么时候回来?”

新京报:你怎么宽慰孩子?

张传霞:我说“不是因为你,是因为我的错。”其他的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和孩子说。

新京报:现在有什么话想对表姐说?

张传霞:好多话想说,谢谢她帮我养小孩。我也愧疚,想和她道歉。如果我没把孩子送给她收养,也不会给她带来麻烦。

新京报:在孩子的教育问题上,你有没有反思过自己?

张传霞:我也有愧疚,他的亲生父母没有能力给他好的条件,让他经历了这样的事。我们确实不是一对合格的父母,没有尽到我们的责任。

新京报:后悔把孩子送给表姐收养了?

张传霞:不后悔。只是这个事情发生了,没想到会搞得这么大,害得她被关起来。

新京报:如果孩子的养母被判刑,收养关系解除,你打算怎么办呢?

张传霞:挺不能接受的,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新京报:南京的民政部门说已经联系你们老家的教育局,可以让孩子回老家读书,你愿意接受吗?

张传霞:不是我愿不愿意的事,是孩子能不能接受。

济南扭转试验机公司生产报价

mts万能材料试验机

微机屏显钢绞线试验机供应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