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构保温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钢构保温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A股IPO缘何不学H股

发布时间:2020-10-17 02:18:17 阅读: 来源:钢构保温棉厂家

A股IPO缘何不学H股

在美国、中国香港等成熟股市,一旦市场低迷,新股便很少发行。而内地股市,在当前市道极度低迷之际,新股发行竟然逆市而上。出现如此怪现象,根源在于A股扭曲的股权文化。  近来,在股市同样步步走低中,A股和港股市场的IPO表现迥异。一方面,香港市场不少原定于近期发行的H股暂停或延迟招股计划;另一方面,A股市场不仅一周安排数只小盘股发行,而且连大盘股也集中发行。内地投资者不禁要问:为何A股不能学学H股呢?  H股发行顺应市场  全球股市风暴中,港股未能幸免。市况低迷,不少新股发行暂停或延迟,在发行价格或发行规模上也进行了下调。  徐工机械原计划于9月19日IPO,拟募资不超过156亿港元,用于提升产能、增扩服务和销售网络、发展金融租赁业务、购买设备及加强研究能力等。但由于市场不佳因素,公司决定将IPO的发售开始时间推迟至9月26日,上市日期定为10月12日。虽然其坚持在9月26日正式路演,但有媒体报道,公司削减在港首次公开招股规模至10亿美元,原计划则为15亿美元,募资规模将缩减到约78亿~93.6亿港元。  随后,三一重工宣布,由于市况波动,暂时搁置筹资规模259.7亿港元的H股IPO。据原计划,公司此次IPO的股票发行数量为13.4亿股,发行指导价区间为16.13~19.38港元;从9月19日开始接受机构投资者申购 ,面向散户的发售原定9月21日开始,上市日期原为10月3日。与此同时,三一重工的上市日期也延后,以便给机构投资者更多时间进行申购。而面向散户发售开始的新日期尚未确定,新的上市时间表也未定。  只有中信证券逆市而上。公司于9月22日至27日公开招股,其首日招股即碰上市场大跌,认购反应自然不理想。据8家券商统计,截至26日,共为中信证券IPO借出240万港元的保证金融资,相当于公开发售额度不足1%。这意味着散户的认购反应一般,公开发售方面远未达标。不过,中信证券在国际配售已获超额数倍认购下,确保了股票能于10月6日在港交所挂牌上市。不过,消息称,本次H股发行的价格区间初步确定为12.84港元至15.20港元,由于受到市场波动的影响,公司最终下调了发行价格,将以每股13.3元的下限水平定价。  事实上,由于市道不好,香港IPO持续冷淡,A股公司在香港市场融资并非一帆风顺。此前就有光大银行拟集资300亿港元的H股招股原定于7月份完成,但市况低迷令其上市日期不断推迟,至今仍没有一个时间表。对此,有香港证券分析师认为,在上市时间窗口不算太好的情况下,光大银行选择放慢H股上市脚步,其实是非常理性的决定,因为只有定价合理,才会受到买方市场的青睐,而上市后股价表现好更是有利于企业形象。  A股发行逆市而上  与H股IPO相比,A股的IPO就显得不顾大盘死活了。  9月27日,中国水电如期进行网上申购,又一个大盘股在投资者的口诛笔伐中顺利完成了IPO。最让投资者感到不解的是,以往管理层在弱市中发行大盘股都会考虑投资者的感受,采取一些“补偿性”的措施,如在大盘股IPO前后暂停其他新股的发行,以免对市场造成过大的冲击,或者直接放出实质“利好”,助市场回暖,为大盘股的顺利发行保驾护航。  但这一次却有很大不同。中国水电发行前后,非但没有利好出现,其他新股发行也没有暂停(当日就有3只新股同时发行)。更让投资者感到绝望的是,中国水电之后就是陕煤集团IPO,发行规模仅次于中国水电。本以为大盘股IPO将告一段落,不曾想,更大的IPO项目横空出世——中交股份,并将刷新中国水电的筹资纪录——不超过200亿元,成为年内最大的IPO。与此同时,中小板和创业板的新股发行也不停歇,国庆节后第一个交易日就将有两家公司发行,分别是永大集团和紫光华宇 .  截至9月27日,在今年182个交易日中,A股发行上市的新股达到229家,平均每天上市超过1.25家。  A股股权文化扭曲  在美国、中国香港等成熟股市,一旦市场低迷,新股便很少发行,因为发行方觉得此时市场估值过低,发行价不划算,或者会发不出去,或者募集的资金难以满足需要。但在内地,在当前市道极度低迷之际,新股发行竟然表现得如此淡定,让人匪夷所思。  为何会出现如此怪现象?根源就在于当前A股扭曲的股权文化。  瑞银投资银行中国区副总经理张化桥曾在6月发表博文表示,内地的股权文化非常畸形。他认为,当前A股充斥着大量的欺诈。公司的高管们串通一气,没有多少人会主持正义。还有,审计师、估值师、分析师、券商乃至地方政府同流合污。谁是受害者?除了股民,还有他们自己。大家都往市场上丢垃圾,最后的结果是估值水平越来越低。前一阵子,中国在美国上市的公司遭到怀疑和调查,大家不要去责怪对冲基金,睁开眼睛看看那些公司都是些什么货色!对冲基金没有什么阴谋,只有赚钱的阳谋。  因此,当前新股造假上市的现象丛生,新股一旦通过发审委的核准,一定是迫不及待地要发出去,因为不尽早上市,造假可能就被人揭发了,一切努力就打了水漂。而上市以后就可以高枕无忧,缺钱了可以再融资,哪管投资者的死活。  不只是上市公司,创投 、中介、突击入股的高管亲友及各路权贵等,均积极调动和开拓资源关系,打通发行上市的“任督二脉”。以至于我们看到,ST大地上市3年后才被媒体曝出虚假上市,问题严重的胜景山河一路闯关后在上市前夜才被叫停……我们也看到,冒险闯关的上市公司虽被追问刑责,但失察、失责甚至为虎作伥的中介机构、发审委却鲜有受到重责的报道。  在各方的共同逐利下,即使市场弱得不能再弱,新股发行价格仍旧高得令人咋舌。  以A股第一按摩股蒙发利为例。该公司发行价52元,发行市盈率45.61倍,靠着3000万股发行额度圈走了15.6亿元。但该股首日上市即跌破发行价,之后越跌越深,如今股价不到40元。打新族和二级市场投资人被全线套牢,但丝毫不影响上市公司和中介机构数钞票的快感。今年跌破发行价的93只新股皆重复着同样的故事。  在扭曲的股权文化之下,股市下跌是自然的。这就解释了为何最近A股与欧美股市的关系是“跟跌不跟涨”,A股跌跌不休更多的原因在于自身。

培训alevel

alevel心理学

英国alevel

ap课程辅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