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构保温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钢构保温棉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明清家具制式之争三家争鸣开创新局面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2:49:12 阅读: 来源:钢构保温棉厂家

现在人们通常所说的中国式家具,都是从明清家具所分化、演变过来的。虽然中国古典家具以明清合称,但是二者又有明显的不同,这种差别主要体现在家具所表现的气质上,明式家具表现的是文人风骨,以黄花梨为贵;清式家具则体现出宫廷气韵,以紫檀木为尊。二者的产生都有其时代背景。

明式家具浸淫浓厚人文情怀

明式家具一向被誉为中国家具最杰出的代表,不仅由于其精湛的工艺,而更因为家具艺术中浸淫的人文情怀。

明代结束了蒙古的统治后,释放了大批身为奴隶的工匠,让他们变成平民,得以自由施展自己的才能,为明代家具的产生提供了人材储备;明初的休养生息让经济得到了极大的发展,形成了明朝独特的市民文化,产生了资本主义萌芽,为明代家具产生奠定了经济基础;明朝统治者在文化上实行了一些举措,激励文人施展才能表现自己,极大地激发了文人的表现欲,一大批文人竞相投入到家具的制作中来,他们的加入为明式家具带来了浓郁的人文氛围。再加上明代郑和下西洋,从海外带来了大量名贵的黄花梨,为明式家具的产生提供了足够的物质保障。在“天时、地利、人和”的情况下,明式家具顺势而生。

明式家具的制作过程中,文人扮演的是设计、指导者的角色,因此文人们的审美趣味直接影响了明式家具的品种和形制。

为了指导家具的制作,明代很多文人发挥著书立说的专长,撰写了大量关于家具制作的著作:曹明仲的《格古要论》,高濂著的《遵生八笺》,谷应泰的《博物要览》,文震亨的《长物志》,王昕、戈汕的《蝶几图》都是其中代表。这些著作主要探讨的是家具的审美和气韵,提出了家具应以“古朴”和“精丽”作为主要指标。“古朴”指的家具风格要力求简练质朴,精丽”就是家具做工应精致、体态应秀丽。加之文人喜欢琴棋书画,他们又把这种爱好植入到家具之中,让明式家具有了独特的艺术品味。比如隐士曹明仲设计了别具一格的琴桌;戏曲家、文学家屠隆为方便郊游设计了叠桌、叠几、衣匣、提盒;戏曲家高濂为了既能读书、休息,又能花下卧赏而设计了二宜床、欹床;而清初文学家李渔更是设计了多功能椅,集暖椅、香炉、床、几案、轿、熏笼为一体,让明式家具的实用性与人文雅趣融为一体。

黄花梨色泽温润,纹理清晰,而且手感柔和,经岁月侵蚀日久,表面还能呈现出协调的自然光泽,沉静的肌理质感。不上漆,不上色,素面朝天,无需装饰却别有洞天。切合古人所说:“丹漆不文,白玉不雕,宝珠不饰,何也,质有余者不受饰也。”和文人追求率性、古朴、简单、自然的审美品味一拍即合。因而黄花梨在明朝一代,“三千宠爱在一身”,成为明式家居中的杨贵妃。

清式家具沿革传统制式

当清王朝入关后,在很长一段时期内家具制造依然延续明朝制式,清初李渔的著作《闲情偶寄》继承并发扬了明式家具理论。到雍正、乾隆时期,为了迎合清王朝统治者对汉文化需求,大量工匠被选进宫中,为皇家制作家具,质朴典雅的明式家具显然不符合皇室的身份,因此产生了极具宫廷意蕴的清式家具。

清式家具在风格上力求创新,极力在实用功能的基础上增添附加功能,清式书案、多宝格是为代表;选材上更加挑剔,开始追求雍容华贵。这时,明式家具木材的主角、走“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路线的黄花梨开始显得不合时宜。再加上因为黄花梨木材短缺,不能满足穷奢极欲的宫廷需求,紫檀便开始走进宫廷家具设计师的视线。色泽深、质地密、纹理细的紫檀被认为更具有端重、典雅、静穆的皇家范儿,再加上清式家具为了表现皇室的雍容华贵,更重雕琢和装饰,紫檀质地更密,更容易被精雕细琢,更容易和黄金、珠宝、象牙等名贵材料匹配。因而,在清式家具中,紫檀取代黄花梨成为了清式家具的代言人。

虽然紫檀木家具自清代以来,一直被看成是权贵的象征,但是随着近年来国内人文精神的回归和黄花梨在西方的声名“出口转内销”的影响,黄花梨一时风光无二,逐渐成为了明清家具的新名片。

制式之争:三家争鸣苏作清

明清家具在世界家具体系之外自成一体,但是艺术造诣,明式远胜于清式。明清家具以区域流派来划分,“苏作”、“广作”、“京作”三足鼎力,但是“苏作”却集艺术之大成。

“广作”指的是以广州为中心的岭南地区。这里得风气之先,又接近红木产地,因此做工上更加大气,融合西洋的装饰风格。

“京作”特指的是宫廷作坊,为了体现皇家气派,在用料、装饰上极尽铺张之能事。以镶嵌金、银、玉、象牙、珐琅等珍贵材料,给“京式”家具堆起了强大的气场。工匠们把它看成秀技的舞台,王侯们把它当成斗富的战场,“京式”家具逐渐走入了华而不实的死胡同。

“苏作”指的是以苏州为中心的江南地区,这里自古就是文明昌盛之地,精致的生活方式、浓郁的人文氛围,形成了“苏作”家具制造轻巧、空灵的风格。苏式家具常用小面积浮雕、线刻、嵌木、嵌石等手法,把名人字画、诗词、花鸟虫鱼引入其中,创造出了注重人体工学造型、讲究流畅完美的线条、精致简练的雕刻、科学精准的榫卯为鲜明特征的“苏作”家具。

而黄花梨奔放流畅的花纹和线条,正切合了文人性情中不拘一格的特质。一款“苏作”黄花梨,就是一副泼墨写意的中国画。家具的造型与木质的形状相得益彰;家具的线条和黄花梨的纹理行云流水。家具、黄花梨和设计者,三者“三位一体”,三者和谐统一,暗合了中国人“天人合一”的人生哲学。因而,虽然“苏作”、“广作”、“京作”三家,就如春秋时的诸子百家,并成“显学”。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以黄花梨为代表的“苏作”家具,以“苏作”为风格的明式家具,已成为了中国古典家具的标杆。近年来,黄花梨家具相对于紫檀,是“雏凤”之于“老凤”,一个声名鹊起,一个成名已久。但“雏凤清于老凤声”,属于黄花梨的时代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来临。

运钞车价格

激光切管机货源

无线天馈系统批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