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构保温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钢构保温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红楼梦里的大观园在那大观园时候真的存在

发布时间:2020-02-26 19:02:07 阅读: 来源:钢构保温棉厂家

《红楼梦》里的大观园在那?大观园时候真的存在

《红楼梦》问世以来,便有人开始寻找大观园的地址,书中线索多从林黛玉自扬州进京开始。可是,书中的京城是指南京还是北京?第一种说法:有人认为书中写的是“金陵贾府”,大观园又是元春省亲时建造,那么大观园自然应在金陵,也就是现在的南京。乾隆时期,有个名叫明义的人写了《题红楼梦》诗20首,其中有一首诗小序中提到了大观园:“曹子雪芹出所撰《红楼梦》一部,备记风月繁华之盛,盖其先人为江宁织造,其所谓大观园者,即今随园故址。惜其书未传,世鲜知者,余见其钞本焉。”随园是诗人袁枚建造的一处园林,他也趁机应合着说:“康熙间,曹练(楝)亭为江宁织造,……其于雪芹撰《红楼梦》一部,备记风月繁华之盛,中有所谓大观园者,即余之随园也。”那么,随园是不是曹家原先的园林呢?

据史料记载:雍正五年(1727年),曹雪芹的父亲曹瞓因“骚扰驿站”罪而被抄家,几代人苦心经营58年之久的府第易主,清廷任命内务府郎中隋赫德接替了曹瞓的职务,后又把曹家的产业赏给隋赫德享用。清政府垮台后,从曹家的档案资料看,“隋家前即曹家故址”,据说隋赫德对曹家的主宅进行过改造,或许这就是“隋园”的由来。可惜这处“隋园”挂牌时间不长,隋赫德也因贪污受贿而被抄家。不久,江宁知府袁枚看中了这处房产,乾隆十三年(1748年),他出大价钱买下了“隋园”,然而又觉得布局不合己意,进行了改头换面的建设,并易“隋”为“随”,在这里写出了著名的《随园诗话》,使这个地方的名气随之大增。

有人考证,当年袁枚所造“随园”的地理位置即今南京市广州路西侧,东起干河沿、青岛路,西至随家仓、乌龙潭,现在青岛路和上海路之间尚有“随园街道”,可见,昔日随园之规模是何等可观!以上这些说法可谓有根有据,比较符合“曹家故址”变化情况。再从曹雪芹自身,少年时代他在江宁(今南京)老家度过,对于风月繁华的场面记忆犹新,后来写《红楼梦》时,很容易把本应属于自家的“隋园”当作“大观园”的原型,这样写起来得心应手,复旧出新,因而取得了很好的艺术效果。不过,著名红楼梦研究专家周汝昌先生却不赞成以上看法,他在《红楼梦新证》中说:“袁氏的话毫无根据,所谓向壁虚造,信口开河。”周先生的这一观点所否认的不仅仅是袁枚一人,连明义、裕瑞两人的说法也靠不住了。

第二种说法:“大观园”的原型既非南京旧时的“随园”,而是在北京。清代道光年间胡大镛提供了“大观园”应在北京的一条资料,他在自己的五律《雨后得古香北地书柬书尾》一诗的小序中写道:“来书云:访古,得《红楼梦》中大观园故址,晤老衲,为赖大耳孙,是真闻所未闻。”古香时居北京,给胡大镛写信报告了访得大观园故址的消息,遗憾的是他未说出在北京什么地方。其后,谢道隆在自己诗注中明确指出“十汊海,或谓即大观园遗址”。到了近代徐珂编《清稗类钞》时则肯定地说:“京师后城之西北,有大观园旧址,树石池水,犹隐约可辨。”

《红楼梦》第18回薛宝钗有首七律诗,其中有这样一条线索:“芳园筑向帝城西”,循着这条线索向北京城西寻找,果然找到了“大观园”的原型——恭王府中的“萃锦园”。周汝昌先生在1953年出版的《红楼梦新证》中提出了这一看法,获得了一些专家学者的响应。吴柳先生在1962年发表《京华何处大观园》一文,他认为“恭王府是大观园遗址”。并举例说这里的后花园里有“有座戏楼,看得出那是清初的建筑,恭王后人溥濡先生是名画家,他住的那座房子,是雍正年代的建筑”。当然,仅此一处,似犹不足,吴先生又启发性地说:凡游历过恭王府的人,如果按《红楼梦》上的大观园去寻找,都可在这里看见“潇湘馆”、“怡红院”,甚至连凤姐的“后楼”、贾琏偷娶尤二姐的“花枝巷”也不难找到,真是各有其所,无不逼肖。

恭王府是清代有名的毫华府第,它座落在北京城西北,左依什刹海,后临后海沿。这里原先可不是什么王府,而是清代权臣和糰的私宅,始建于乾隆四十一年(1776年),竣工于乾隆五十年(1785年),历时9年,耗银无算,是当时京城数一数二的豪宅。后来和糰被褫职下狱,家产抄没,这处豪宅成了乾隆第十七子庆僖亲王永磷的王府。咸丰二年(1852年),道光第六子奕NFDB1又住了进来。他在道光三十年(1850年)被封为恭亲王,从此这里才名正言顺地成了“恭王府”。自和糰之后,恭王府进行过不同程度的修缮和改建,但大体上未超出原有的规模、布局和形制。

恭王府的“萃锦园”确实很像《红楼梦》中的“大观园”,但从这座王府的历史来看,它又不可能是“大观园”的原型。因为曹雪芹早在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就已辞世,他死后13年和糰才修建这处私宅(即后来的恭王府),曹雪芹怎么可能以此作为“大观园”的原型来描写呢?当然更不知道同治年间仿造“大观园”了。应该说恭王府“萃锦园”是照“大观园”的模样加以仿建,而决不是曹雪芹照着它来描写《红楼梦》中的“大观园”!

据记载,同治年间,恭亲王对此曾进行过一次较大规模的修缮。在改建此园时,恭亲王有意按“大观园”的意境设计和施工,如其中的“渡鹤桥”、“沁秋亭”、“诗画舫”、“浣云居”等,大都照抄照搬曹雪芹的“设计”。由于当时《红楼梦》一书已广为流行,不仅“久为名公巨卿赏鉴”,连慈禧太后都十分喜爱;恭亲王位列名公巨卿,且文化根底不浅,他不可能不知道《红楼梦》。对于《红楼梦》的“大观园”,恭亲王心向往之,模仿建造借以自娱,从而把纸上的描绘变成了现实。由于恭王府的规格很高,它和荣国府的身份十分接近,人们很容易把二者等同起来。在京城,只有这座王府花园最接近《红楼梦》中的那所毫宅,因而人们就把它当成了“大观园”的原型。

第三种说法:北京没有大观园原型。《红楼梦》第2回里有这样一段:“隔着围墙一望,里面厅殿楼阁,也还都峥嵘轩峻;就是后一带花园子里面树木山石,也还都有蓊蔚涸润之气。”这是贾雨村对冷子兴介绍南京荣国府及其花园时说的话。脂砚斋因而批道:“后字何不直用‘西’字。恐先生堕泪,故不取用‘西’字。”如此说来,脂砚斋主人心中的“大观园”,即是昔日曹雪芹家中的西花园。

其实,《红楼梦》只是一部文学作品,并非历史记载。《红楼梦》作者在创作这部巨著时,必然是对许多园林、景观的“综合”和“想像”,“天上人间诸景备”的大观园,并非一定要有实指。正如曹聚仁先生在《小说新语》中所说:“大观园是拿曹家的院落作底子,而曹家的府院,有北京的芷园,南京、扬州、苏州的织造府,都是大观园的蓝本。同时,曹雪芹生前所到过的园林,都可以嵌入这一空中楼阁中去,所谓‘大观’也不妨说是‘集大成’之意。不能看得太老实,却也并非虚无缥缈的。”曹先生的这番话很有道理,看看“大观园”之奇情异景,天上人间皆备,从古至今少有,说是神仙府第也不为过。然而,它只是《红楼梦》作者心中的“大观园”,是高度概括中国园林艺术的典型创造,现实中并没有“大观园”的原型。

太赫兹科学与电子信息学报

国际医学放射学杂志

广东医科大学学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