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构保温棉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钢构保温棉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通州区中仓街道各条胡同设立主事人架起社区沟通桥梁

发布时间:2020-10-14 14:59:08 阅读: 来源:钢构保温棉厂家

卫生监督员、安全管理员、矛盾调解员、文明倡导员、建议征集员……这是通州区中仓街道对其胡同主事职责的概括。反复入户沟通,听取家长里短,偶尔还得灭个火、救个险……寥寥数语的职责描述背后,却是几十位退休老人日复一日不辞辛劳的付出与奉献。

社区触手

“155户每家都去过,每个人都认识”

“1月27日,晚7点到社区值班巡逻;2月9日,和书记一起入户登记煤改电”……翻开王玉敏的社情民意本,日常工作内容、民众的大事小情桩桩件件记得清清楚楚。更有单独几页,居民的姓名、联系电话、住址门牌号等一应俱全。

在通州中仓街道莲花寺社区下辖的各条胡同里,均有一面白底红边的硕大牌匾醒目悬挂于灰色砖墙。由居民们推选出来的胡同负责人的照片,张贴在相应牌匾之上,并冠以“胡同主事”的名头。

家住莲花寺社区蔡老胡同的王玉敏,便是中仓街道51名胡同主事之一。“我们这条胡同,将近80个门牌,155户。我每家都去过,每个人都认识。”60岁的她捻着那几页居民信息表,语气中带着满满的自豪。

“大家认为他处理事情很好,便给他一个‘主事’的称号。”中仓街道莲花寺社区书记兼主任高艳辉解释,“主事”一词源于《孟子·万章》,“使之主事而事治,百姓安之,是民受之也。”今年3月,为了响应《首都核心区背街小巷环境整治提升三年(2017-2019年)行动方案》提出的“在背街小巷设立街长、巷长”要求,中仓街道采纳“主事”这一词意,在南大街推行“胡同主事”制度。

事实上,在“胡同主事”之前,街道便已有功能类似的“胡同组长”设置。“从2003年开始,每3年选举一次胡同组长,一直发挥的作用都特别好。”高艳辉介绍,今年伴随“组长”改名叫“主事”,体系也进行了调整。“目前我们的管理分为三层,由社区书记主任担任社区总主事,下面有两委班子,他们的抓手是胡同主事,都是为了管理好社区安排的触手和帮手。”

沟通桥梁

“洗涤灵刮皮刀特意留出来,专门送过去”

作为协助社区管理的重要角色,胡同主事相当一部分工作内容是配合街道居委会进行政策宣讲推广,而这在中仓街道尤其需要讲究方法技巧。

“比如我们莲花寺社区,残疾人数量是全街道第一名,低保户数量也排在前面。”高艳辉坦言,由于人员构成复杂,弱势群体偏多,在政府工作推动上具有相当的难度。“抱怨不理解的情况很常见,特别需要胡同主事反复地跟居民阐述。”

今年春节后,“煤改电”在街道正式启动,如今已平稳运行,几个月里胡同主事们发挥了巨大作用。“刚入户宣传那会儿,确实有居民不太接受。有的直接给你吃闭门羹,甚至跟你发火。”68岁的胡同主事张友生笑言,面对这些“怕花钱、怕用电贵”的住户,得一遍遍跟他们算账,“说政府有补贴,自己掏10%,晚上只用一毛钱”。还得慢慢分析状况讲道理,“告诉他们煤改电减少污染,也是为了你们的人身安全。烧煤的话得费力气搬,烧完了还得往出倒。煤改电就不用自己买煤,省好大劲儿不说,以后也没地儿让你买去啊……”有的住户不想听,胡同主事们就“天天去,去到答应了为止。”

而在“创建全国文明城区”的过程中,也是胡同主事将政府工作进一步细化。王玉敏介绍,“创城”宣传中偶尔会给居民发放一些小福利,例如毛巾、洗涤灵、刮皮刀等等。“我们下户时知道哪个人没在家,就特意给留出来。晚上等人家下班,或者早起给送过去,都还挺感谢的。”

“要是没有他们,白天居委会去了没发到东西,晚上下班肯定不会再去送了,居民可能就会有怨言。”高艳辉感慨,“胡同主事专门去送,不管东西多少,大伙儿会觉得这么点小东西,政府还想着我,心理上是一种感动,我们居委会也有‘存在感’。”

知心邻居

“人家问到咱了,不知道不成啊!”

政策宣传之外,在长久跟居民打交道的日子里,不少以前曾是胡同组长的主事们,早已凭借热心善良和敬业负责,成了居民们最信赖的人。

熊家胡同的主事赵春贵,嗓音洪亮,性格直爽。67岁的他早在三四年前便已当选为胡同组长,谁家有点什么事儿,一声招呼,老赵准保就到!

就在上月初的一个周日,赵春贵刚出门扔垃圾,听到胡同一位姑娘喊,“了不得了,着了!”他忙循着声音跑过去,原来是两家租户共用一个电闸,又私接了一些线,超负荷运转下电闸冒起了烟。

危急时刻,赵春贵边手脚麻利地搬来凳子,边叫人找了根木棍递给他,爬上去小心翼翼关掉了电闸。然后马不停蹄跑去居委会,请来社区副主任进一步了解情况,又联系房主换了一个新闸。

另一次处理煤气罐起火则更为惊险,有位老太太住在赵春贵隔壁,儿女离得远,平时就她一个人。赵春贵曾经提醒过她,不要用离煤气罐太近的那边火头,有天老太太做饭时忘了,火苗一下子将煤气罐的手把引着了。听到老太太惊慌的喊叫,赵春贵一个箭步冲了过去。“她吓得都傻在那儿了,我赶紧把她扒拉到旁边,拿湿布把煤气罐关上了。”老赵坦言,当时自己心里也挺紧张,但还是得往上冲,否则万一炸了后果更可怕。“胡同太窄,消防车过不来,搞培训讲过遇到情况怎么办,我们都得记着,关键时刻得用上。”

同样当了多年胡同组长的王玉敏,讲起话来总是面带笑容。凭着细心温柔,她更多扮演着“知心大姐”的角色。王玉敏习惯随身携带着“社情民意本”,消防培训讲到烫伤,轻的重的怎么治,得记上;65岁以上怎么办养老卡,80岁以上怎么领补贴,也得记上。还有社区、片警,各种联系电话,更得记好了。“有居民问我新生儿怎么上户口,我就给中仓派出所户籍科打电话问清楚,一条条写纸上给他。人家问到咱了,不知道不成啊!”

义务奉献

“参加活动得的东西,也都送给别人”

如今,王玉敏习惯天亮就起床,赶在5点半保洁员上班前,先把胡同扫一遍,中午12点多再扫一遍。待到晚上6点半保洁员下班后,她8点多会出门扫第三遍。“习惯了,早上出去扫胡同,回来吃早点、做家务,精神头大着呢!哪天没扫的话,反而会腿脚发闷。”

对这些年龄普遍在55岁以上的退休老人而言,居民们满意就是最好的抚慰。偶尔也有人不理解,问赵春贵,这么干一个月能拿多少钱?“我说还真没钱,我们纯粹属于义务劳动。”老赵笑呵呵表示,自己和不少主事都在胡同里住了几十年,愿意为大伙儿做点事。“退休生活也充实,跟得上形势。”

高艳辉感慨,莲花寺社区总共16条胡同,能各自有居民担任胡同主事让居委会觉得既幸运又感动。“别的社区有的胡同都征求不上来,或者选上了家里不支持,孩子不让干。我们领着工资,胡同主事任何薪酬都没有,全凭义务奉献,真是挺感谢他们的。”

王玉敏笑言,别看自己这么活跃投入,自家老伴其实一直就不太支持。“怕我辛苦,怕我得罪胡同里的人。”知道拗不过,就时常提醒她别往家拿东西。“总教育我,别图什么利益,别让人说。”王玉敏也记着老伴的提醒,参加社区巡逻、值班、扫雪等活动后,不管发了点儿什么,哪怕是一桶油,一个暖壶,一条毛巾,她也得翻翻自己的小本,看看谁家有困难,或者谁最近“闹情绪”,把东西给人家送过去。

今年在她的感召下,44岁的侄媳妇也加入了胡同主事队伍,成为街道最年轻的胡同主事。这么“稀罕”的成就让王玉敏很是得意,“原本她看我每天忙忙活活的挺心疼,经常来街上等我一起回去。后来看得多了也觉得很有意义,她豁得出去,能干活,就被我拉进来了。”

荨麻疹医院哪家好

温州哪家医院治包皮包茎最好

医院能治好白癜风吗

成都温江治疗甲减排名